樂文小說網 www.eeaeit.live,最快更新錦桐最新章節!

    番外二

    “五哥兒,你娘的話,你也不聽了?”寧遠一臉雜亂的胡須,滿身汗塵,眉頭擰成一團,直直的看著在他對面跌坐的五皇子。

    “五哥兒,大娘子臨走前,不是一再囑咐你,讓你逃,逃的遠遠的,五哥兒!”素心撲跪在五皇子面前,淚如雨下,“五哥兒,跟七爺走吧,從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從此海闊天空!”寧遠目光灼灼,“你要是想,你要是不忿,就跟七舅舅走!七舅舅手里的人不多,可這會兒也夠了,咱們從西涼入手,十年!有十年就夠了,打不下這天下,也把這天下打個稀爛!”

    “七舅舅,你來之前,我就拿定主意了,我跟師父修行。”瘦的單薄如紙,卻坐的筆直的五皇子,目光寂靜的看著寧遠,“多謝七舅舅帶母親回去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目光落在旁邊素白手里捧著的白綾包袱上,包袱里是他阿娘的骨灰,這是他阿娘最大的愿望,死了之后,化成了灰,也希望能夠撒在家鄉的山山水水中。

    寧遠眼眶微縮,目光陰森的看著跌坐在一角,神情悲憫的青空大和尚,青空大和尚睜開眼,迎著寧遠殺意森然的目光,眼里的悲憫更濃,“邵師還好嗎?”

    “什么邵師?”寧遠飛快的接了句,可滿眼的愕然卻沒能掩住,片刻,寧遠又答了句:“他死了,我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殺他,他也要死了。”青空大和尚看起來極其疲憊,“是他讓你殺他的吧,他要給你一個因果。你有你的因果,五之有五之的因果,我和邵師也有各自的因果,我和他一樣,都盼著這因果早日有個了結,不管是好是壞,只要了結。你走吧,帶著她們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因果!”寧遠猛啐了一口,“老子最恨你們這種只會害人的神棍!”寧遠話說的狠,心里卻一片驚悸。

    “五哥兒,我們走!別聽他的,你娘要是不聽姓邵的那個騙子的話,要是不這樣束手就死,咱們寧家,也不是沒有一拼之力!以前有,現在照樣有,哪怕只有你七舅舅一個,也能幫你拿回這份公道!不能幫你拿回公道,拿回這天下,那也要把這天下打個稀爛!”

    “七舅舅走吧,你們也走吧。”五之仰頭看著寧遠,目光平和湛然,“這是我自己的決定,跟師父無關,跟誰都沒有關系,七舅舅,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“五哥兒!”寧遠喉嚨發緊。

    “七舅舅,你走吧,這一世海闊天空,縱橫天下,以后,只怕要累了你了。”五之看著寧遠,目光幽深的讓寧遠心里莫名生出一絲懼意。

    “五哥兒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你。”五之這一句謝情深意切,讓寧遠有了幾分詭異的感覺,片刻,寧遠站起來,斜著青空大和尚,片刻,目光移回五皇子,“我留幾個人在京城,不管什么時候,只要你想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會再出這個院子,七舅舅,來世再見。”五之打斷寧遠的話,仰頭看著他,臉上的神情似喜似悲,寧遠盯著他看了片刻,退后一步,又退后一步,轉身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承平十六年,京城外紫藤山莊,后園里子衣帶飄揚,熱鬧無比。

    “來了來了!”七歲的墨十二娘跑在寧六娘子的丫頭明安前頭,一頭扎到寧六娘子懷里,“可好看了!”

    “走,咱們去瞧瞧這個大才子去。”寧六娘子站起來,拉著墨十二娘的手,李大娘子、蘇大娘子,和呂二娘子等一群小姑娘一向好事,急忙跟著站起來,連說帶笑往前院去看才子。

    季探花一家輾轉外任十幾年,今年春天調任吏部左侍郎,前幾天一家人到了京城,今天寧家在紫藤山莊設宴,為季家接風洗塵。

    自從寧國福安大長公主告了老搬到城外清修靜養之后,寧家就跟著搬到城外的紫藤山莊。

    如今的紫藤山莊往外擴了不少,從后園到前廳,一群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錦桐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樂文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閑聽落花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閑聽落花并收藏錦桐最新章節

甘肃快三一定牛走势图